诺里斯:迈凯伦的研发路径有了很大变化

01-08 19:57
阅读
只看楼主


迈凯伦2019赛季的菜鸟兰多-诺里斯表示,他注意到车队在新赛车的研发上“有相当大的变化”。

在五个没有领奖台的赛季后,迈凯伦希望能有更好的状态,他们在幕后做出了一些改变。

当被问到对反转是否有信心时,诺里斯说:“那是很艰难的,没有人知道。”

“他们对正在处理的事情有很不错的想法,同时也在尝试提升,这些小细节会让你觉得他们有很多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进步。”

“事情永远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有时候它在风洞里看起来不错,在空动图谱或是类似显示很顺利,但当你上到赛道,有些东西会与你预计的有一些不一样。”

“当然,他们相信对目前的改变是正确的。”

“车队里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他们做事的方式,对明年项目还有研发的方法都不一样了。”

“我想他们全神贯注,确保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而不是像(2018赛季)结果并不那么理想。”

诺里斯表示他认为在不断的研发后,迈凯伦已经“有了更好的理解”。

车队承认它们的进程将会很大程度影响这位F2亚军的处子赛季。

诺里斯对自己的新队友小赛恩斯设定了“不现实的”目标,后者今年从雷诺离开加盟迈凯伦。

“我的理想目标是在每场正赛、每场排位赛里都击败卡洛斯,”诺里斯说。

“在当前设定这样的目标是不现实的,但我会尽我所能,做足准备。”

“我希望能够击败他,这是我的短期目标目标,也是我的最终目标。”



来源:汽车运动

这些回帖亮了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迈队去年阻... 查看回复(4)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匪夷所思啊:
1. 侧箱前端能够到达的位置,规则里是根据前轮轴线规定的,做CAD量尺寸的时候会检测不到吗?
2. 就算CAD里面因为某些bug没有发现这个错误,把模型导入CFD之后,也没法发现前轮乱流跟底板的相对位置不对吗?
3. 把CAD模型3D打印成风洞模型(Model design)之后,还有一系列质检流程,其中就包括和CAD模型进行相似性和特征比对,拼好之后还要看轴距,这当中也应该能够发现问题了吧,更不用提最后做成碳纤维成品装车之前(racing car design阶段)的质检。
如果这一系列流程当中都没发现尺寸上存在问题,这对以加工精确性著称的F1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如果的确没发现问题,只能推测出三个原因:
1. 侧箱前缘根本没有用尽规则容许的空间;
2. CFD在尺寸出现严重错误的情况下依旧给出了“前轮乱流不会干扰侧箱中部”的模拟结果,那么这意味着CFD对前轮乱流的模拟有大问题;
3. 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底盘定型之前已经发现了问题,但认为根据现有的资源无法解决,或者干脆隐瞒问题。总之在做进一步推论之前,希望层主告知究竟是Marc Priestley哪一期视频里提到了相关问题,我需要去再确认一下。但是除了以上所有推测之外,还能够透露一点,就是在某现役F1工程师看来,McLaren租借的丰田风洞在硬件上达不到其他F1车队的普遍水准:

更新:重听了Marc Priestley的视频,他提到“The numbers they (the engineers) thought would be seen on track, they just weren't seeing”,也就是说风洞(或者CFD)在做steering sweep(测量前轮转向角度)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的存在。前轮乱流疏导失败导致气流在车身中后部分离这一问题,打乱了所有原有的空动研发计划和设计理念。明年的情况会好一些(虽然McLaren还有许多根本性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但是Pat Fry作为在迈凯伦待过多年的工程师,去年年中回归之后很快就进入了工作节奏,不仅带领团队分析并明确了MCL33的问题,还有效地领导团队进入了下一年的工作方向,用MP的原话说“He's a very old-fashioned and methodical engineer",Mc的现雇员以及前雇员对他的评价都很高,这点MP认为比较正面。
我觉得这个... 查看回复(1)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是的,之前看自由练习时车身的荧光涂料,迈凯轮尾翼的失速非常严重

发自虎扑iPhone客户端 是的,之前... 查看回复(1)

全部回帖

实现你自己设定的目标。
发自手机虎扑 m.hupu.com 实现你自己...
自娱自乐吧
赛恩斯:所以,你是在说你是头哥 我是范多恩,是吧?
发自手机虎扑 m.hupu.com 赛恩斯:所... 查看回复(1)
引用 @Googlemao 发表的
赛恩斯:所以,你是在说你是头哥 我是范多恩,是吧?

55:你是蓬蓬我是迪貘♪( ´▽`)
发自手机虎扑 m.hupu.com 55:你是...
以前的路径:引擎烂,本田的锅
现在的路径:车子烂,自己的锅
以前的路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迈队去年阻... 查看回复(4)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是的,之前看自由练习时车身的荧光涂料,迈凯轮尾翼的失速非常严重

发自虎扑iPhone客户端 是的,之前... 查看回复(1)
引用 @拉拉纳啦啦啦 发表的

是的,之前看自由练习时车身的荧光涂料,迈凯轮尾翼的失速非常严重

马科博士不是说mcl33是弯道王,直道亡、直道巨慢吗?……
发自手机虎扑 m.hupu.com 马科博士不... 查看回复(1)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这是Tim引咎下台的主要原因?
这是Tim...
引用 @ES弘光浪子 发表的
马科博士不是说mcl33是弯道王,直道亡、直道巨慢吗?……

尾部气流剥离 不但会增加阻力,还会降低下压力。结果就是 直道亡 弯道也是亡。
发自虎扑Android客户端 尾部气流剥...
迈凯伦,看不到未来
迈凯伦,看...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希望能找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我麦和我大中华一样,走在伟大的复兴之路上
希望能找到...
引用 @eric-lau 发表的
希望能找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我麦和我大中华一样,走在伟大的复兴之路上

冬测跑两天就大概知道了,迈凯伦之前的问题是一个个出来讲话都说得太满不给自己留后路
冬测跑两天...
Mclaren以往在季初發現大問題, 還能靠研發提升趕上, 現在似乎已經完全喪失這種能力了
Mclar... 查看回复(1)
引用 @ronwong 发表的
Mclaren以往在季初發現大問題, 還能靠研發提升趕上, 現在似乎已經完全喪失這種能力了

你说的这种情况是研发基础好,暂时找不到感觉而已……
发自手机虎扑 m.hupu.com 你说的这种...
丹尼斯走了之后,现在迈凯伦就是娱乐车队,别当真
发自虎扑Android客户端 丹尼斯走了...

可以期待一下今年的回升

发自虎扑iPhone客户端 可以期待一...
迈队的架构至少也完成了,慢慢会出成绩的。
迈队的架构...
引用 @justin082 发表的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

迈队去年阻力大的起因:前轴中线和侧箱前端之间的位置关系数据计算出现根本性错误,导致前轮哪怕是轻微的转向角度输入都会形成干涉从而引起车体中后部吸附气流剥离使空动套件无效化,倒是的确需要一具新底盘才能修复,但如之前所言病灶发现的太晚,所以干脆放弃了33的后续研发。
这是来自前员工Marc Priestley的YouTube视频里的听译,消息来自他那些依然在迈队工作的朋友,我的听译也不见得准确;目前内部因为油炸叔去年的回归和Key的入职还有雷诺方面的进展所以士气提升。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匪夷所思啊:
1. 侧箱前端能够到达的位置,规则里是根据前轮轴线规定的,做CAD量尺寸的时候会检测不到吗?
2. 就算CAD里面因为某些bug没有发现这个错误,把模型导入CFD之后,也没法发现前轮乱流跟底板的相对位置不对吗?
3. 把CAD模型3D打印成风洞模型(Model design)之后,还有一系列质检流程,其中就包括和CAD模型进行相似性和特征比对,拼好之后还要看轴距,这当中也应该能够发现问题了吧,更不用提最后做成碳纤维成品装车之前(racing car design阶段)的质检。
如果这一系列流程当中都没发现尺寸上存在问题,这对以加工精确性著称的F1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如果的确没发现问题,只能推测出三个原因:
1. 侧箱前缘根本没有用尽规则容许的空间;
2. CFD在尺寸出现严重错误的情况下依旧给出了“前轮乱流不会干扰侧箱中部”的模拟结果,那么这意味着CFD对前轮乱流的模拟有大问题;
3. 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底盘定型之前已经发现了问题,但认为根据现有的资源无法解决,或者干脆隐瞒问题。总之在做进一步推论之前,希望层主告知究竟是Marc Priestley哪一期视频里提到了相关问题,我需要去再确认一下。但是除了以上所有推测之外,还能够透露一点,就是在某现役F1工程师看来,McLaren租借的丰田风洞在硬件上达不到其他F1车队的普遍水准:

更新:重听了Marc Priestley的视频,他提到“The numbers they (the engineers) thought would be seen on track, they just weren't seeing”,也就是说风洞(或者CFD)在做steering sweep(测量前轮转向角度)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的存在。前轮乱流疏导失败导致气流在车身中后部分离这一问题,打乱了所有原有的空动研发计划和设计理念。明年的情况会好一些(虽然McLaren还有许多根本性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但是Pat Fry作为在迈凯伦待过多年的工程师,去年年中回归之后很快就进入了工作节奏,不仅带领团队分析并明确了MCL33的问题,还有效地领导团队进入了下一年的工作方向,用MP的原话说“He's a very old-fashioned and methodical engineer",Mc的现雇员以及前雇员对他的评价都很高,这点MP认为比较正面。
我觉得这个... 查看回复(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请登录 或者立即注册
电脑版 虎扑App

虎扑用户协议(含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