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北的球迷怎么也想不到,岛上联赛也能吸引如此多关注

此刻,你是否也正在这漫漫球荒中痛苦挣扎?4月12日,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一同点进了某视频平台的一个直播间,这里播放的是本赛季台企甲揭幕战北市大同vs高市台电的比赛。巧的是,笔者也正好是点进该直播间的其中一员。


由于当前全世界还有在踢的足球赛事并不多,因此赛前有许多媒体都对这场我国台湾地区最高级别足球赛事的揭幕战进行了报道,而且颇为好评的是这场比赛的直播高清、免费、正版,外加还有中文解说。当然了,解说的部分对于来看比赛的很大部分球迷可能并没什么意义,在直播间的实时聊天室里占据多数的都是英文、韩文、日文,以及一些看不懂的文,相对来说汉字倒是成了少数(主播方在第2轮特地增开了英语解说的直播,不过可能还是不能照顾周全,据统计第1轮最大的外籍观众来源地竟是波兰)。

【宝岛德比】

这场揭幕战的对阵双方,看上去是挺有来头的。北市大同蝉联了过去3个赛季的联赛冠军,高市台电则在过去3个赛季达成了“三连亚”的成就。要知道,台企甲一共也才刚办了3届,两支球队在当地足坛的实力可想而知,因此他们之间的对决向来是岛上最受关注的足球赛事,而且这两支球队分别代表着南北两个中心城市,完全可以被称为“宝岛德比”[注]。

根据直播频道的数据显示,台企甲过去的收视纪录就是由“宝岛德比”所创造的。上赛季的收官战,北市大同客场2-0战胜高市台电,在积分榜上以3分的优势力压对手夺得冠军,当时共有5600余位球迷通过网络收看了那场比赛。不过,这个纪录如今已经作古了,本场揭幕战的收看人数超过了1.4万,将原纪录翻了一倍有余。

(图)大同集团过去曾是狼队的赞助商,该队今年的队服采用了狼队的风格

本场比赛,主场作战的北市大同凭借科特迪瓦外援安以恩在上半场补时阶段的点球率先建立了领先优势。易边再战,曾在湖南湘涛效力多年的陈昭安在第64分钟为高市台电扳平了比分。此后,两队又各自打入了一粒进球。比赛的最高潮发生在第91分钟,北市大同的防守球员在拦截对手传中后,由于不甘送上角球而奋力将球从底线救回,哪知因小失大将球踢到了对方球员脚下,高市台电球员得球后随即倒三角传中,由23号李祥伟打进了绝杀入球。这是高市台电自2018赛季第二循环的对决以来(每季共三循环),第一次在联赛中战胜北市大同。

抱歉...以上的战报,是后来根据比赛集锦写的。这倒不是因为笔者看比赛不认真,主要得怪我作为球迷还是不够硬核,只看了8分钟,我就选择继续在球荒中痛苦挣扎了。





回头想想,这样的比赛其实还挺充满戏剧性的。

注:北市大同的“北市”指的是台北市,高市台电的“高市”指的是高雄市,从队名便可知道他们各自代表的是哪座城市。不过,宝岛的体育联赛素来有巡回主场的传统,所以两支球队的主场并不总是会设在台北和高雄。此外,岛内并没有“宝岛德比”的说法。

【台企甲】

台企甲的全称为“台湾企业足球甲级联赛”,自我定位为半职业赛事。本号之前有篇文章曾介绍过日本过去的企业足球制度,台企甲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所谓的企业足球(球员为企业员工,退役后可进入企业工作),但其实自从大同队于2016年转型之后,如今全岛已经没有实行这种制度的球队了,顶多就是有残留一些影子,比如高市台电的母公司因其具有官营性质规定球队不得聘请外援,所以台电队一直以来都是全华班作战的。

(图)高市台电队

虽然高市台电队的经营模式也并不算先进,但这已是台企甲所急需的了,据报道联赛之所以会起这样一个名字,就是为了能吸引更多企业的加入。当前,台企甲共有8支球队,其中3支本质上仅是大学校队,而2018赛季遭遇降级的皇家蔚蓝队更是一支由一群外籍上班族所组成的球队,这样的球队相信大家在野球场上也能遇到吧。

由于需要皇家蔚蓝这样的球队来凑数,台企甲在过去并没有外援限制,本赛季才开始实行4+1的外援出场规则(4名无限制外援,1名亚外)。不过,以外援为主的红狮FC队阵中如今仍有多达13名外援。

台企甲的这些外援很多并不是职业球员,不过也不乏大腿级别的存在,来自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的马可是台北市立大学的一位留学生,他曾有过参加美职联选秀的经历,后来被大同队召入队中,随之成为了台企甲赛场上最恐怖的进球机器,他在过去3个赛季分别打进了38、27、17粒进球。有球迷认为北市大同会在本赛季的揭幕战输给高市台电,主要就是因为马可的离开,根据《转会市场》的资料显示,其在今年冬窗以5万欧元的身价转会加盟了台湾钢铁队。

(图)马可·费内路斯,还记得他来自哪里吗?

前面说到皇家蔚蓝队在2018赛季遭遇了降级,但有意思的是台企甲当前并没有次级联赛。每赛季排名倒数两位的球队,会与新赛季参加报名的球队进行资格赛,最终获胜的两支球队将获得参加台企甲的资格,而像皇家蔚蓝这样输了的,那就只能重回野球场了。

本赛季,报名资格赛的4支球队均未能成功战胜上赛季台企甲垫底的两支球队,因此上赛季的台企甲并没有球队降级。不过,本赛季垫底的球队可能就无法再不降级了,目前当地足协正在规划一项名为“台湾企业甲级升降足球联赛”的赛事作为台企甲的次级联赛,而参赛球队就是那4支未能在今年资格赛中突围的球队。届时台企甲的第8名将直接降级,而第7名则将与这个次级联赛的第2名进行两回合制的附加赛。

不得不说,宝岛的足协也是很迷,据说他们否决了“台企乙”的提议,非要给次级联赛起个这么拗口的名称。但无论如何,这边要送上一句忠告,倒金字塔结构的联赛体系不太可取哦。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边得感谢几位为本文提供了资料的宝岛球迷。而在交流中,笔者发现两岸球迷有个共通之处,那就是都很喜欢骂足协。我想这可能是老祖宗给我们遗传的吧,900来年前高俅的风评也不怎么样啊。

范志毅的《国足圣经》想必不少人都能全文背诵吧。毕竟都属于中国足球的范畴,范大将军的话放在对岸足坛也同样适用,想当年对岸的代表队也是拿过两届亚运会冠军的,但自从香港球员退出后,近几十年他们早已不再是泰国、越南的对手,现在就差输缅甸了(交战纪录:2战2平)。

2016年,中国台北足协聘请日本教练今井敏明担任中国台北队的主教练。在今井指导的带领下,中国台北队顺利赢得了东亚杯预选赛第二轮以及亚洲杯预选赛第三轮的晋级资格。然而,就在取得亚预赛第三轮资格的次日,今井敏明却突然接到了足协的解职通知。对此,足协的理由是双方理念不合,而今井的回应则是:很意外、很莫名其妙。

(图)对岸球迷:今井带得蛮好的,你把他去换了干什么

教练赢球下课,这还不是中国台北足协最骚的操作。2018年,中国台北足协面临改选,这在有着“足球荒漠”之称的岛上原本是件没什么人关注的事情,回想上一次改选,时任足协理事长林涌成因为贩售非法纳骨塔被拘捕而被足协停权,但由于出席改选大会的人数不足,选不出新理事长,林涌成竟因此得以恢复掌权并一直当到了此次改选。但这次不同了,因为有个叫做邱义仁的人也说自己要选足协理事长。

邱义仁不是足协的会员,因此按照足协章程第8条“会员有被选举权”的规定,他理应不能成为候选人。但邱义仁搬出该章程第32条“候选人必须至少由一名会员代表提名”称只要有会员提名他就可以做候选人,这个说法有些强词夺理,但在一帮高官的相挺之下,以及撤换了当局体育部门的主管之后,邱义仁最终成为了唯一的候选人。

(图)38号,邱义仁

这场改选前后共拉扯了七个月,期间双方都告上了FIFA希望对他们的足协进行停权,不过FIFA虽然确有介入调查并多次发文警告,但却并没有真正对此做出处分。可见FIFA和稀泥的本事也是一绝,而且他们还确认了邱义仁的候选资格。

邱义仁是何许人也?他是民进党内最大派系的领袖人物,曾身涉多起贪腐案,但均全身而退,被韩国瑜称为岛内当局真正掌握实权者。这样的人物为何非要费这么大劲去当个足协理事长呢?对此,岛上的许多媒体也想不通,足球在岛上没什么影响力,也没什么市场,要知道上赛季台企甲的冠军奖金仅70万新台币而已。可能,恰巧人家就是喜欢足球吧。对了,还有一件很巧的事情,与此同时台当局公布了一项数额庞大的足球基建计划......

(图)高市台电的替补球员们戴着口罩庆祝绝杀

回到开头的那场比赛,1.4万的观看数字固然并不算多,中超大多数的比赛光是入场人数都要比这个多,但这在当地球迷看来已是非常难以想象的了。相较而言,我们这边的球迷要幸运很多,至少足球在大陆更受关注,有大企业愿意投入巨额资金。不过,两岸其实都一样也面临着足球参与者不足的问题,希望在此次的疫情过后,两岸都能有更多的球迷愿意穿上球鞋踏进足球场。


这些回复亮了

亮了(453)

就这传接球,果然都是炎黄子孙

亮了(206)

那个马可,就是Marc Fenelus,已经算是特克斯和凯科斯现役第二号球星了,他们的头牌Billy Forbes在FM里的CA有中超队本土主力的水平(差不多相当于尹鸿博)

这几个动图看笑了

电脑版意见反馈用户协议产品建议
©虎扑 hupu.com 沪ICP备05037078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