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板]前湘涛主帅:中国足球承载了太多非足球的东西,我选择离开

关注

虎扑05月20日讯 5月6日,2022赛季中乙联赛转会关窗。关窗之前,中乙球队湖南湘涛有了新的东家,原中冠球队湖南星锐的老板成了湘涛的新资方,星锐队中的大部分球员也就此编入了湘涛的名单。一周后,湘涛主帅贾宏选择辞职,回到广州,恢复了广东金融学院的教师身份。在接受广东媒体《新快报》采访时,贾宏谈到了这一年执教经历带给他的种种感悟。

Q:您是什么时候做出辞职决定的?

A:5月13日。在这之前,我在长沙带队训练了两个月。其间,我们也是照常和球员签约、续约,球队阵容的基本框架都搭建起来了,我原本的目标是想在今年试试冲甲的。

中乙转会关窗前一天,湘涛俱乐部投资人突然换了。从俱乐部角度来说,有新的投资人进来肯定是好事,但新投资人也会把他的理念植入到俱乐部中来,在理念上难免会和我们之前的模式有出入。强扭的瓜不甜,让我们在短时间内做好融合是不容易的,与其强行拼接,还不如好聚好散。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并不存在谁对谁错。新投资人挽留过我,但我还是决定离开。

Q:您为何一定要选择离开,不能选择留下来吗?

A:在是否辞职这件事上,我也有过踟蹰。我觉得,在球队中,球员和教练其实是互相成就的,所以我的大部分队员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实际上就决定了我的选择。如果大多数球员选择留队,那么我也会选择留下;如果他们选择离开,我就必须得离开。

这个逻辑很简单,湘涛是一支粘合度很高的队伍。去年,我们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团结一心,克服重重困难保级成功,我们的心早就绑在一起了。所以当大多数球员选择离开的时候,那么我就坚定了也要离开。

Q:您如何评价自己在湘涛的这一年执教?

A: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首先,我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没有职业球员经历,能够在职业教练的位子上干得还算游刃有余,我非常满足。其次,我也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去实践了我对足球的认知,无论是技战术风格还是管理思路,我都在这一年里得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

整体上,我觉得我执教湘涛的这一年收获非常大,而这也是我听多少课、花多少钱都学不来的东西。

Q:在湘涛,您有没有遭遇欠薪?

A:当然有。按时发工资本该是天经地义的,但在中国足坛,这成了奢望,欠薪反倒成了常态,很畸形。去年在赛区,我跟管理层说,既然是欠薪,那就大家一起欠着,如果队员们的工资只拿到了一个月的,那么我就绝不拿一个月零一天的。

我的队员们都是有血有肉有志气的好兄弟。虽然欠薪,但我们依然奋勇拼搏,每一堂训练课都全力完成,每一场比赛都是玩命地干。就算提前保级了,队员们也没有丝毫懈怠。

Q:因为是赛会制比赛,见不到球迷,会感到遗憾吗?

A:我非常遗憾没能听到主场球迷的欢呼,也非常遗憾没能听到客场球迷的谩骂,甚至非常遗憾在成绩不佳时没听到主场球迷的嘘声和下课声。因为这都是职业足球的一部分,是足球文化,没有这些,足球是不完整的。

球迷才是职业足球的根基,如果没有球迷,那么职业足球就没有意义。

我记得有一场比赛,一个湖南球迷开着车到球场边,隔着铁网给我们摇旗呐喊,我非常感动。赛后,我带着所有人走到场边感谢他,并合影留念。

Q:在科隆体大访问学习期间,您感觉中国足球和欧洲足球的差距有多大?

A:基本上就是两个世界的足球,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人家有多么先进和专业。在欧洲,足球文化是渗透在民众血脉中的东西,为了足球,他们可以放下很多。就如同我们中国人打麻将,基本上是个人就会玩。在德国,去隔壁城市看球是顺理成章的,但在中国,可能只有聚会才有这种吸引力。

Q:作为职业教练,您认为中国足球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现在这样?

A:中国足球一直没有按照足球的发展规律去做事。其实,让足球自然生长就好了,不要总是揠苗助长、修枝剪叶。足球本身应该很简单,是中国足球承载了太多足球以外的东西,比如加分、比如升学、比如择业——这些原本就不属于足球的功能。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体育文化还不成熟的原因吧,体育被捆绑了很多利益,甚至是捆绑了很多体育根本承载不了的东西。只有让足球回归足球,让足球纯粹起来,足球才能优秀起来。


来源: 新快报

标签:湖南湘涛  
阅读 1494

全部回复

no-replies

还没有回复哦,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