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专访班凯罗:做一名有能力成为明星并且可以把球队扛在肩上走的领袖

关注

2022.06.22 Pre-Draft GQ专访

原作地址:https://www.gq.com/story/paolo-banchero-nba-draft-interview?utm_social-type=owned&utm_brand=gqsports&mbid=social_twitter作者:Tyler R. Tynes

​全文约4643个字。

微博阅读体验更佳:

2022.06.22 Pre-Draft GQ专访班凯罗

 

对于保罗·班凯罗来说,现在境况还不赖,这位上一任杜克前锋几乎已经锁定了本周NBA选秀的前三顺位,这意味着在下周的此时此刻,他大概率已经被休斯顿火箭、俄克拉荷马雷霆或奥兰多魔术之一收入囊中了。随便哪支球队都会告诉你,他们非常乐意选中他:班凯罗进攻万花筒,是教练们采取半场或转换进攻梦寐以求的心仪人选。他有着将近七尺的身高,却能运球晃过防守人或轻松过掉他们冲击篮筐。

 

最近几年,像班凯罗这样的球员几乎肯定能锁定状元,可是他仅有一年的大学赛季几乎没有遇到太多困难。而他所在的杜克大学,这支很可能是近来最有天赋的球队,却在主场输给了死敌北卡,丢掉了那场万众瞩目的,Coach K的谢幕战。而在仅仅两个月后的疯狂三月,北卡再一次在Final Four中击败了杜克,抹杀了他们争夺全国总冠军的希望。并且在见证了“防守赢得总冠军”的NBA总决赛,班凯罗在防守端遭受了一些质疑。

 

因此,他在这个休赛期大量专注于提升自己的防守表现以应对NBA等级的竞争,在训练的间歇,保罗坐下来和GQ聊了聊他的选秀愿景、被认成帕特里克·马霍姆斯的趣事,以及在他成长过程中同时扮演教练与血亲的妈妈。

 

GQ:作为一名篮球教练的儿子是什么感觉?

班凯罗:有好有坏吧(笑)。她就是会确认我在健身房里做我需要做的事,她不需要告诉我因为我会主动去做这些事,但是她总会在这里。每当我打得不好,或者我做了不对的事情,她会第一时间让我知道。她是一个细节控,这帮我建立了好习惯。

 

GQ:妈妈骂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班凯罗:(笑)看具体情况吧!她不会因为我不好好训练骂我,因为我还挺乐意做这些事的,但是,有时候会在一些我打得不是很好的比赛之后,她会在车里就跟我说,告诉我哪里做得不好哪里需要提升。

 

GQ:你们现在还会聊你的比赛吗?

班凯罗:会的,但她绝对不会,就是骂我(笑)。因为,你知道,我慢慢长大,进入篮球生涯的新阶段,她知道我的教练会教我。但她依然会提点我几句,告诉我在她看来哪里可以提高。这种教育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因为我不再是小孩了,所以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我大吼大叫了。

 

GQ:但你知道妈妈就是这样,她们总是忍不住教育你。

班凯罗:(笑)我打得不好的时候她肯定会明确告诉我,但是没有以前那么激烈了。

 

GQ:她最不喜欢你比赛的哪个部分?

班凯罗:她觉得我不爱要球。每当我没有足够持球的时候,她会说:“你从来都不会伸手要球!”整个我长大的过程里她最不爽的就是这个。

 

GQ:这对NBA球员来说很重要: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会有一种特定的思维模式来让他们接管几分钟、几回合、几节,甚至整场比赛。你觉得妈妈这个批评还能让你认同吗?还是你已经成为了一个更有侵略性的球员了?

班凯罗:我现在已经更有侵略性而且果断很多了,她也认可了。她很骄傲我改变自己的方式,就像你说的,这个联盟最不缺的就是天赋。这关乎于的就是谁想成为那个英雄,谁能在球队需要他的时候站出来,我现在已经学会而且理解这件事了。这也我一直以来都愿意承担的部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来自于成为一名好的队友。当我在一支球队的时候,和大家的关系都保持融洽,场下也建立好的关系。因为在场上的时候,你必须让每个人都负起责任来,就像他们也应该让你负起责任来。我一直很重视这一点,这就是让如何你成为一名好的领袖,并且建立起承担责任和具有决断力的角色。

 

GQ:谁是从西雅图走出来的篮球第一人?

班凯罗:贾马尔·克劳福德,毫无疑问。也有很多充满天赋、拥有出色生涯的西雅图球员,但是贾马尔,他对这座城市的影响力和卓越的职业生涯当之无愧。

 

GQ:好的,那谁是西雅图体育的第一人?

班凯罗:喔,这我可不能乱讲!这可以是很多,但是,也许,小肯·格里菲吧。

 

GQ:西雅图有很多人不喜欢雷霆队,我很理解,因为你们失去了家乡的球队。你在今年遭袭的时候也说过你从小到大都不是雷霆球迷,而且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雷霆队...”

班凯罗: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必须撤回这句话(笑)。作为西雅图人,当然,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很难过,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恨他们。很明显他们今年有二号签,我也有去参观并且给他们试训过,并且我非常非常享受。如果能被他们选中,我会非常荣幸。我绝对,绝对没有怨恨雷霆队带走了超音速,这件事就是这样,让人受伤,但我没有讨厌他们。雷霆队的水平非常高,从GM到教练团队,所有的一切都很专业,他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你看得出来他们努力创造一个有益于球员成长的赢球氛围。

 

GQ:我觉得不问你关于火箭队同样的问题,我的休斯顿老乡兄弟们都会疯掉的。

班凯罗:我非常喜欢休斯顿。那是一个很棒的城市,就是太热了。我见到了所有人,见到了教练团,你可以看出来尽管他们有大量的年轻人,但他们都非常努力而且想要变得更好。所以我完全可以预见我和这些年轻人共事、共同建立球队的样子。这是一个很棒的球队,而且GM也来自于西雅图,所以有故乡的连结。而且我的试训也很棒。在休斯顿的感觉很不错。

 

GQ:在杜克打球是什么样的?是什么吸引了你去那所大学?

班凯罗:那是他们提供的一个整体经历。在篮球场上,那事实胜于雄辩,从Coach K,从杜克到卡梅隆室内体育馆的历史,这都是很难拒绝的。篮球场外,他们的杰出校友,学术成就,以及所能提供的机会,都让我爱上了它,所以这个决定很好做。在那里打球完全是我所期待的一切,甚至要更多。在卡梅隆的主场比赛,氛围、球迷,是篮球运动员梦寐以求的。穿上杜克的球衣就是一种荣耀。我意识到它对很多杜克死忠球迷的意义有多么深重,你想要为他们赢下来。

 

GQ:Coach K拥有着像詹姆斯、杜兰特这样球员的尊重,这对球队有帮助吗?像这些改变了篮球的人指着Coach K说:他会让你变得更好。

班凯罗:勒布朗、KD,这都是我一直以来非常非常喜欢的球员。当你看到他们有多么的敬爱Coach K,看到他们给予Coach K的赞美,听到他们谈起有多喜爱为Coach K打球,这都会让你想要做到一样的事。你想要和那些球员一样,达到他们所在的高度。Coach K,没有他没见过的人,没有他没接触过的人,他知道成为顶尖中的顶尖是什么样子的,而我希望身边有这样的人。

 

GQ:像你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几乎意味着你不能够、你不可以有打得不好的比赛,在杜克也是这样吗?你有没有觉得你不能在比赛或者训练中表现得不好?

班凯罗:不光是杜克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有一些是因为我自己,以及我对自己所持有的期望。我不想打一个很烂的比赛过很烂的一天,但是,我明白事实并非如此。无论你多么拼尽全力地想要让一切变得完美,事情都不会如你所愿的。整体来看我度过了一个很不错的赛季,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比赛、也有一些日子,我尽了全力但依然挣扎。这是很有挑战的一件事,但,这也是很有趣的部分。我也想知道我会如何应对逆境,推着自己做出改变并且变得更好。

 

GQ:这会给你多大的压力吗?

班凯罗:可能很多外界的人看起来这是很沉重的压力,而且,这确实,是非常大的压力。但是,我不觉得这让我很痛苦。因为我一直认为我可以重整旗鼓,找回我所熟悉的状态。我尽量不给自己很大的负担,因为,毕竟归根结底这是篮球,我尽可能地享受它。所以,我大部分时间不把它认为是“压力”,我会把它看待成为,这只是一个我有机会去面对的特别挑战。

 

GQ:这种心态有经历过考验吗?因为无论你表现有多好,对你打球的批评都可能很嘈杂——尤其是,比如说,杜克在主场的Coach K谢幕战中输给了北卡。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应对这件事的,如果是在一个82赛的赛季来说你又会怎么做?

班凯罗:我不太在意别人说或者批评我了什么。通常来说,如果我打得不好,我和我的教练都会想好我应该在哪里提升,所以我不太在乎外面的声音,我知道我该如何变得更好。

至于外界的声音对我的影响:我不会说我完全把他们的声音都屏蔽掉了。有些东西我看得到听得到,但我不会让这些东西影响我打球。就像你举的例子,输给了北卡之后,比如常规赛的收官战,我确实听到看到了人们在说的一些东西,但是,这些既没有消解我的自信,也没有让我变得畏手畏脚,反而带给我的是在季末的比赛中更拼尽全力,这是我对待批评的方式。

输掉那场比赛...感觉绝对不好受。我希望我们能赢下来。但是我们知道那并不是赛季的终结,当然那是Coach K在他的主场的最后一战,我们很不幸地没能赢下来,但是我们没有让这场比赛来定义我们赛季的结束。

 

GQ:你是如何处理防守端的?你在选秀的这个过程中都练了些什么呢?

班凯罗:我提升了我的身体,我的横移速度等等。我觉得我能很好地适应NBA强度的防守,我完全不觉得我会陷进麻烦。我不是一个完美的防守者,但我会在攻防两端都付诸相同的能量,并且在防守端带来影响,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做得到。我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我的计划是,不光成为一名进攻端明星,我也要带着那样的表现出现在防守端。

 

GQ:你在看以前的录像时有给自己找到一些老球员的模板或者比较吗?看那些旧录像有给你带来什么灵感吗?

班凯罗:当然,一直以来我都看了很多很多球员(的录像)比如有一些球员像:安东尼、勒布朗、塔图姆、安东尼戴维斯,还有看他如何顺下攻筐的扬尼斯。像他们这些身材高大但技巧扎实而且能投外线的前锋,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我尝试转换一些他们的表现带进我的比赛,但是,当然,我也觉得我是非常特别、能够自成一类的球员。我希望最后人们会说“他打球好像Paolo啊”或者“他让我想起了Paolo.”我希望我能够走出自己的路线。

 

GQ:如果我是NBA GM,为什么我要在Chet和Jabari前面选择你?你跟他们比的优势在哪里?

班凯罗:我的全面性——我可以无障碍地出现在球场上任何位置。没有教练和球队不能把我放在场上或者我无法掌控与适配的地方。而且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去做一名有能力成为明星并且可以把球队扛在肩上走的优秀领袖。我不害怕承担责任,也不害怕不能如愿,这些都是我的一些特质。

进入到大学,我背负过最多期望,也没有辜负他们。我帮助杜克在八年来第一次打进Final 4,我觉得我在这一年了展现出来一切我能做的事情了:内外得分的能力、连结我的队友、换防到后卫时对位并防住对手头牌。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弱点,一个教练很难从我身上讨到便宜。我的比赛有些部分可能没有其他球员那么强,但是我的比赛没有你能轻松拿捏的东西。我所有的技巧都被潜心打磨过,并且已经准备好转换进入NBA了。

 

GQ:你最不喜欢整个选秀流程里的哪个部分?

班凯罗:那肯定是只能一直在训练里1打0。不能去打1v1、3v3或者5v5——这本来是我一般休赛期做的事情——这是最糟的部分。不能和其他人对抗,只能自己和自己比...不能挑战别人,不能防守别人,不能从别人头上得分,不能动脑子想办法击败别人,这是我最不喜欢的部分。

 

GQ:我看到一个你在F1迈阿密站的搞笑视频,就是一位白人把你当成了帕特里克·马霍姆斯。

班凯罗:(笑)以前从来没有人把我和马霍姆斯弄混过,这是第一次。现在我去哪大家都能认出来我问我要合照,我还不是很适应这个。

 

GQ:但你至少以前经常被当成马蒂斯·赛布尔对不对?

班凯罗:我刚要说这个!这是大家老把我认错的一个人,经常会过来问我是不是马蒂斯·赛布尔。就是,路人会突然喊我“马蒂斯!”这超搞笑,因为我们来自一个地方所以大家可能把我们搞混了。

 

GQ:那你场下真正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呢?

班凯罗:和我的朋友、家人呆在一起,打打游戏,看看篮球,然后最近我还学会了打保龄球,所以现在很喜欢打保龄,这是我的新爱好。而且我在西雅图的时候,尤其是夏天,有很多海啊水啊什么的,所以我经常去玩水或者开船。

 

GQ:克莱·汤普森说“大海有治愈一切的力量。”这对你来说是一样的吗?

班凯罗:(做了个鬼脸,笑)我不这么觉得欸...(笑)我觉得我和克莱差不多,但是,我觉得他好像更热爱这个,你知道吧?我不抗拒买艘船然后开着它出去玩,因为在水上的感觉真的太棒了。

 ​​​​

阅读 9226

全部回复

discusser-avatar

路人甲而已啦

会来事哦,看好他去魔术

discuss-image
discuss-image
亮了(0)
回复

暂无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