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欠薪不兑现,球员已到极限!拯救中超足协需放权,从打开市场做起

renzhenheader
关注

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七轮,对于整个赛季来说,这才刚打了五分之一,可就在这个节点,已经有球队闹幺蛾子了。在27号下午,大连赛区有一支球队在临出发之前,球员突然通知教练不去训练了。而罢训的原因,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欠薪!

这支球队到底欠了多久,球员才到了极限?近一年!这样的情况,在整个中超并不少见。。。

在目前的中超,薪资发放可以分为几类;第一类是完全不欠的。第二类是偶尔拖(比如三月的工资可能会拖到5月发),但很快能补上,也可以说是不算欠薪。第三类是赛季进行中拖,但在签订下赛季工资确认表前能补上的。第四类每个月至少能发一部分工资作为生活费,满足球员日常家用。而最后一类基本上是什么时候能发钱根本没影,这一类的俱乐部基本上长期欠薪,在目前的中超至少有4到5家。

按照足协规定的准入标准,这些长期欠薪的俱乐部,根本就不应该参加今年联赛。但连续两年,中国足协都以“大局为重”、“保护俱乐部”等理由,放了一些俱乐部过了准入关,甚至是给一些遭遇转会禁令的俱乐部,开了临时转会窗。

足协之所以会这么做既体量了投资方的难处,也代表着一种美好的愿景!在他们看来,只要让俱乐部活下去,联赛踢起来就有解决问题的时间和希望。但是足协忽略了一个问题——投资人和当地有关方面想不想解决问题?这里面有一些正面的案例,比如说津门虎。由于泰达退出时,一直承诺一定会还钱,并由母公司作为担保,所以等到上级部门同时给江苏和天津有关方面下达“指令性复活”时,津门虎最后能活过来,现在活的还不错。。。但足协的“拖延”战术,更多的其实是反面案例。

比如说重庆,2021赛季开始前,他们就是欠薪过的准入关;整个赛季因为欠薪导致风波不断,欠薪时间越拉越长。而今年原本他们已经再度被足协宽限获得准入资格,但在联赛开始之前,当球员以“不给钱就不踢了”为由对当代以及重庆市有关方面“逼宫”,换来的就是俱乐部退出职业联赛。

再比如说河北,他们的欠薪时间已经从最开始的半年,到去年球员主动爆出18个月;即便中途补过一两个月,但长久累计,河北这些长期在队的球员,被欠薪时间已经超过两年了。

还有部分俱乐部,原本他们已经准备跟球员协商去解决欠薪问题了;但在足协解决欠薪的“三步走”文件下发后,俱乐部直接翻脸了。。。

那为何足协给了大家时间,很多俱乐部的危机却变得越来越严重?究其原因,锅在足协自己身上!

《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规定:“除本章程和国际足联另有规定外,本会及本会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不得将争议诉诸法院。有关争议应提交本会或国际足联有关机构解决。”而我国的《体育法》里也有这么一条:“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这一规定中的“体育仲裁机构”被部分劳动仲裁机构和法院认为即等同于行业协会下辖的仲裁委员会。”

虽然中国足协公开表示“从不偏袒任何一方”,但在实际裁决到执行的过程中,足协明显站在了俱乐部这一边。今年冬天很多恒大的球员之所以上诉后,选择撤诉以放弃一大笔欠薪的方式自由身离队,正是足协在私下里不断的以“大局为重”为由对他们进行施压。而欠薪也能过准入,欠薪俱乐部反倒是受到了足协保护,也在无形中给了更多俱乐部“启发”;以至于这两年俱乐部对付球员,用了很多“卑劣”手段。比如说球员想转会,必须把欠薪抹掉。再比如说很多俱乐部只给球员三种选择——接受降薪协议,抹掉欠薪自由身离队,下放三停拿城市最低生活保障。。。

当然足协更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分走了联赛最大的蛋糕(36%的分红+一票否决权),却没有好好经营和运作联赛。

大家都很清楚,所有中超俱乐部都过于依赖于股东输血,运营状况都是严重亏损。现如今投资方的日子也不好过,给俱乐部投入的资金在减少,这时候更需要发挥俱乐部自身的造血功能。

而中超公司每个赛季开始前都会向俱乐部下发《商务开发产品类别保护的通知》,会明确规定——包括快递物流、啤酒、运动装备、乘用车、电子商务类、乳制品等几个板块具有不同程度的排他性。除此之外,各个俱乐部还要配合中超公司在各个环节的商业露出;比赛时的场边广告露出只有35分钟归俱乐部自由招商,其余55分钟、伤停补时以及中场休息,赛前时段的权益都归中超公司。而在赛前、赛后发布会,场边混采的背景板以及赛后球场内的庆祝活动,也只能出现中超官方赞助商,不能出现俱乐部自主招商品牌。。

条条框框的约束,意味着足协留给各个俱乐部招商的余地已经非常有限了;中性名出台后,有些俱乐部就少了一笔投入上亿的冠名费;而隶属于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旗下的酒店,当初被迫改名才让俱乐部过了准入关,这说明足协还不许俱乐部旗下企业,利用俱乐部名字造血。而前段时间,浙江队收了一张罚单;处罚原因是他们的训练服上印有广告,这相当于是又让俱乐部少了一个合法赚钱的出口,各个俱乐部的商务部门太难了。

而拿着大蛋糕,掌握联赛商务权益的足协,偏偏在招商这一环做的也很糟糕。最近三年中超官方赞助商数量已经从15跌到12,再到今年的10家(央视和IC PHOTO并不掏钱给足协)。且中超最大头的一笔赞助,平安的冠名权今年也要到期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平安还没有表现出要继续冠名的意思,明年联赛的赞助金额很可能会近一步缩水。

给俱乐部自主招商设立了太多门槛,自己的招商做的又一塌糊涂无法给俱乐部带来更多的分红;当足协在开源方面拿不出有效的措施光想着“节流”,俱乐部的生存问题怎么可能会得到解决呢?

按照足协在4月下发的“三步走”文件,今年不仅不能有欠薪,且要在7月31日前解决欠薪部分不低于总额的30%,10月31日前要解决欠薪总额的70%,12月31日要解决全部欠薪。如果没有按规定解决,则根据具体情况,予以扣分,罚款,取消注册资格等近一步处罚。然而就目前的情况看,很多俱乐部7月31日前不可能按规定还款;而在足协一再放宽准入门槛后,很多俱乐部也不信这一次足协会对那么多俱乐部一起来硬的。

当球员、教练、工作人员都为长期欠薪而发愁,投资人也不可能一直为情怀买单。当足协的宽容变成了对欠薪的纵容,解决问题的希望终究要交给市场。

陈戌源在央视公开说出的“公益足球”,很符合中国足球的现状,但绝对不符合职业足球的规律。职业足球理应是以市场+广告为基础,以盈利为目的的产业。往往越受市场瞩目的俱乐部,他们越会受广告主的青睐;而获得了更多广告主的关注,又会在无形中提升市场价值。只有合法的放开门槛,把市场打开,吸引更多的广告主进来,才是提升联赛影响力、商业价值,俱乐部才有机会走到良性、健康的发展之路上。

阅读 106401

这些回复亮了

discusser-avatar

围观群众酱油哥

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

亮了(267)
查看回复(1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527233

西方吹风其实别谈中性的问题那不过是个导火索或者是借口或者就是个锅,当时不刹车现在欠薪只会更多,就算有广告收入一样是杯水车薪,足协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魄力,那些不满足条件的就是不准入,欠薪的该怎么办怎么办,剩下几支球队算几支,不够把后面级别提上来,已经低谷了还要所谓的面子,脸都贴到地上了收起

想多了,职业联赛多少欠薪的?上个赛季中超16个队14个欠薪,中甲中乙欠薪的也是一大片,这么搞联赛直接废掉了。疫情之下球队营收本来就有问题,没有广告没有球票等相关收入,还强推中性名。问题已经出现了,只能想办法纾困,而不是脚痛砍脚,头痛了难道砍头?

亮了(97)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peacefulzhang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因为lpl是完全民办没有官办啊

亮了(49)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中国足球的那些事儿楼主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足协拿了联赛分红的大头,又给联赛商务设定了一大堆条条框框,导致各家招商极度困难是因为足协无权导致的么?浙江队训练服上有广告被罚是足协无权的体现?新疆天山雪豹这个名字16年就定下来了,19年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开了个酒店(相当于俱乐部子公司),中性名出台后,酒店必须改名才能过准入是足协无权导致的么?本来大家就很困难了,俱乐部更应该重视经营;结果训练服不让有广告赞助,俱乐部也不让发展自己的产业,你给俱乐部商务权益的大头又拿走了,却不能给大家带来可观的分红,你让大家怎么赚钱?一个根本不可能赚钱的吞金猛兽,各地有关部门为什么要出手相救?难道各地财政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么?

亮了(99)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法号智障

ygyjylpl联赛很商业化啊,这是不是也说明了市场化商业化力度还要更大一点…收起

lpl那是商业化,足球是政治化,没可比性。足球喊了20多年职业化商业化市场化了,根本改不了。

亮了(19)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ArcherB2B

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

亮了(79)
查看回复(6)
回复
discusser-avatar

ygyjy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lpl联赛很商业化啊,这是不是也说明了市场化商业化力度还要更大一点…

亮了(24)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一阿尔塞纳温格一

继往开来领路人说中超上座率低就太扯了,那几年除了广州富力上海申鑫其他队就没有下一万的场次,都在两万左右差不多你也有点高看高水平联赛非豪门球队的上座率了
reply-queto-image
收起

这个上座人数真的不管人口基数的吗?你看前3有人口大国吗?你14亿人上座率才2W1左右 你可以想想 中国足球在老百姓眼里什么样!我敢说 欧足稍微重磅点的场次 国人看的都比你这个上座率多!这种图细看到处都写满了丢脸!

亮了(7)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你刺今天赢球没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lpl一年运营规模是多少……前几年金元足球一只恒大队够lpl全部队一年吧。。。

亮了(15)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山顶洞人he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看看上面那条罚单帖子就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唉

亮了(8)
回复
discusser-avatar

hsiuqnav

暴走可达鸭pro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收起

是你想象中的无数企业吧。。

亮了(19)
回复
discusser-avatar

a1977.good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有些事足协是做不了,但有些事足协是能做的,而且能做好,一句话,无能!

discuss-image
亮了(13)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只能装傻咯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就这个薪水水平,什么市场规模能支撑起来?就这些老板就不允许靠市场纯粹靠市场那不是亏到底裤都没了没有地方政府给贷款给土地有几个老板愿意搞足球?😂😂😂

亮了(19)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上半身偶像派

市场化要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支撑,足球完全不行。北京国安财报,一年支出13亿,营收1亿,正常企业谁愿意接受这样的亏损。只是因为足协背后是zf背书,国企和那些想通过z商关系拿地的房地产企业才愿意搞。其实要不靠足协搞联赛完全可以,规则上完全可行,篮球之前就有一个独立于cba之外的联赛,完全不理篮协。但因为中国篮球市场也不行,没zf背书大企业不意愿搞,联赛很快就不行了。现在你想脱离足协,那就直接退出中超组新联赛就行了。当年中超七君子就提出要退出中超另组联赛,但他们本来也就是吓唬一下足协,自己也知道没足协他们那些企业搞什么足球,一样亏钱还得不到一些其他方面的好处,最终不还是继续留在中超。

亮了(4)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BKStore刘思鉴

几年前就说放了,现在还是这卵样。

亮了(13)
回复
discusser-avatar

ygdinchina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国内哪项赛事的市场比得过lpl的?

亮了(1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吼吼houhou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股改股改 是你中国足球求着地方给输血 还怪人地方拖延、博弈 你不给造血机会没有造血能力 要看人脸色要饭吃 能不尴尬吗? 还想搞过地方 凭什么?

亮了(9)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这事谁问谁死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说实话想模仿都难,电子竞技场馆需求,人员需求,和运营俱乐部需要的花费要小得多而且天然对疫情免疫,你疫情了,我可以线上赛打传统体育被疫情折磨的死去活来可以说电子竞技里面的所有项目,都是新时代的产物,它们肯定是带着一些新特质出现的,这些特质就是投入小,流量巨大,场地基本无需求这太适合当下疫情时代了

亮了(7)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暴走可达鸭pro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

亮了(30)
查看回复(3)
回复
discusser-avatar

milo1314

暴走可达鸭pro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收起

哦弥陀佛,真是无数企业就不会这样了

亮了(6)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西方吹风

暴走可达鸭pro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收起

其实别谈中性的问题那不过是个导火索或者是借口或者就是个锅,当时不刹车现在欠薪只会更多,就算有广告收入一样是杯水车薪,足协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魄力,那些不满足条件的就是不准入,欠薪的该怎么办怎么办,剩下几支球队算几支,不够把后面级别提上来,已经低谷了还要所谓的面子,脸都贴到地上了

亮了(12)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上半身偶像派

peacefulzhang因为lpl是完全民办没有官办啊收起

足球也可以搞完全民办的联赛,中超七君子之前就威胁过退出中超另组联赛,结果没敢退。之前篮球就有过独立于cba之外的一个联赛,但很快不行了。因为资本是逐利的,亏钱的赛事谁来民办。他们来投足球篮球,就是因为背后有zf背书。所以国企会来,想通过z商关系拿地的房企会来。有时候你不想来可能zf还逼着你来,比如绿地集团基本上就是因为朱骏要把申花迁到云南,上海zf怕被球迷骂,强拉着来的。游戏联赛搞得好,也是因为中国游戏行业搞得好,才有资本愿意投钱搞。足球和游戏的市场规模完全没得比。从受众来看,孩子十有八九爱玩游戏,有几个爱踢球;从市场规模,中国和美国规模差不多,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足球规模多大;有无数人充钱玩游戏,主播开个打赏月入百万,y多少人愿意花钱看球,可以试着让球员踢球的时候挂个二维码,看多少人愿意打赏他们;从产品来说,原神农药吃鸡是全球收入前十的手游,而且很多并不完全靠国内市场。比如原神,79%收入来自海外,还有很多国内没版号的只能发海外的游戏,活的也很好。男足队员有几个能离了中超拿高工资的?

亮了(8)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D0ngwon

你刺今天赢球没lpl一年运营规模是多少……前几年金元足球一只恒大队够lpl全部队一年吧。。。收起

现在lpl一个名额要一亿 7788运营费用一年也要两三千万

discuss-image
亮了(3)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虎妞a

围观群众酱油哥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收起

好家伙,lpl可以说是国内娱乐行业,最顶级的那一批了吧!

亮了(3)
回复
discusser-avatar

robinlee21

ameobi足球产业在全世界都很好,中国足球产业因为足协而搞得烂而已,当然烂的基本上是所有体育产业,你可以思考一下国家制定体育产业政策是为了什么,那当然是对国家发展有利而去制定收起

女足疫情前可是免费球票,观众都是几个人,男足除了几个热门球队,其他也是一万多人左右,消费能力太差了,周边收入几乎为零

亮了(3)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沈逸芾

疫情之后 真的对中超影响蛮大的 15- 18年真是看球最好的时候

亮了(10)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cy287926048

中国足协他懂个球啊

亮了(6)
回复

全部回复

discusser-avatar

ArcherB2B

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

亮了(0)
查看回复(6)
回复
discusser-avatar

cy287926048

中国足协他懂个球啊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沈逸芾

疫情之后 真的对中超影响蛮大的 15- 18年真是看球最好的时候

亮了(0)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暴走可达鸭pro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

亮了(0)
查看回复(3)
回复
discusser-avatar

BKStore刘思鉴

几年前就说放了,现在还是这卵样。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a1977.good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有些事足协是做不了,但有些事足协是能做的,而且能做好,一句话,无能!

discuss-image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围观群众酱油哥

从中甲到中超,我们发展了多少年了?市场就没成熟过。现在中超的市场都不如游戏LPL联赛。

亮了(0)
查看回复(1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美如画科老大

足协建议解散吧,足球能踢就踢,不能踢,少了它也没人关注!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保罗雄起无人可挡

中国足球底蕴不足,不允许赞助商冠名,赞助商的钱就跟打水漂没啥区别,注定行不通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继往开来领路人

折腾就折腾完,推翻了重建我敬你是条汉子,折腾到一半又翻回去,搞到最后就我主队没了别的没变化,玩呢?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虎扑JR1142297148

沈逸芾疫情之后 真的对中超影响蛮大的 15- 18年真是看球最好的时候收起

嗯 都是疫情的问题

亮了(0)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西方吹风

暴走可达鸭pro就那中性名就能把无数想赞助的企业拒之门外收起

其实别谈中性的问题那不过是个导火索或者是借口或者就是个锅,当时不刹车现在欠薪只会更多,就算有广告收入一样是杯水车薪,足协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魄力,那些不满足条件的就是不准入,欠薪的该怎么办怎么办,剩下几支球队算几支,不够把后面级别提上来,已经低谷了还要所谓的面子,脸都贴到地上了

亮了(0)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中国足球的那些事儿楼主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足协拿了联赛分红的大头,又给联赛商务设定了一大堆条条框框,导致各家招商极度困难是因为足协无权导致的么?浙江队训练服上有广告被罚是足协无权的体现?新疆天山雪豹这个名字16年就定下来了,19年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开了个酒店(相当于俱乐部子公司),中性名出台后,酒店必须改名才能过准入是足协无权导致的么?本来大家就很困难了,俱乐部更应该重视经营;结果训练服不让有广告赞助,俱乐部也不让发展自己的产业,你给俱乐部商务权益的大头又拿走了,却不能给大家带来可观的分红,你让大家怎么赚钱?一个根本不可能赚钱的吞金猛兽,各地有关部门为什么要出手相救?难道各地财政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么?

亮了(0)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冬夜之星

各位大哥,我以前没看足球,就是问一下啊:如果我们中国就不玩职业足球了,会产生什么危害呢?

亮了(0)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吼吼houhou

ArcherB2B其实这不是放权,而是无权。中国足协根本搞不过地方,有些其实是地方半死不活地拖着,所谓股改其实是博弈,足协在里面只是一个尴尬的角色。足协最大的问题,不是无政策,而是无法、无权去执行政策。收起

股改股改 是你中国足球求着地方给输血 还怪人地方拖延、博弈 你不给造血机会没有造血能力 要看人脸色要饭吃 能不尴尬吗? 还想搞过地方 凭什么?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森林狼卡塞尔

冬夜之星各位大哥,我以前没看足球,就是问一下啊:如果我们中国就不玩职业足球了,会产生什么危害呢?收起

举一反三,我们国家不搞职业篮球会怎么样呢?不搞体育职业化会怎么样呢?不搞体育会怎么样呢?不搞娱乐会怎么样呢?

亮了(0)
查看回复(1)
回复
discusser-avatar

虎扑JR0719864269

中国足协这是让俱乐部掏真金白银演戏给自己看呢!有没有让你想起什么?

亮了(0)
回复
discusser-avatar

冬夜之星

森林狼卡塞尔举一反三,我们国家不搞职业篮球会怎么样呢?不搞体育职业化会怎么样呢?不搞体育会怎么样呢?不搞娱乐会怎么样呢?收起

我的意思是其他文娱产业起码还在盈利,也有不错的成绩。足球这么多年了,一直在亏损,对外战绩也看不到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下去的必要性是什么?

亮了(0)
查看回复(2)
回复
discusser-avatar

ameobi

冬夜之星各位大哥,我以前没看足球,就是问一下啊:如果我们中国就不玩职业足球了,会产生什么危害呢?收起

比较简单易明的一点就是国内少一个产业圈吧,如果你对足球没兴趣,那什么都跟你无关就是,你离远点就可以了

亮了(0)
回复

暂无更多回复